我母亲在《先驱报》的报导

2014年11月14日 | 浏览量: 133

《先驱报》(Herald)上关于我母亲的报导

我今天刚发现这篇关于我母亲的文章。在胜彪讲法师找到它之前,我从来不曾看过这篇文章。这文章相当有趣,所以我想在这里跟大家分享。我已经超过二十年没见过母亲了。我希望有一天能再见到她,向她敬礼,并供养她一幅度母(Nogan Dareka)图像。我最后一次见她时,她要我帮她画一幅度母图,我没有机会那么做,却从来都不曾忘记这件事。

詹杜固仁波切

 


蒂娃宁波公主

 

公主的身世把她带到布鲁明顿

作者:Mike Leonard
1989年10月1日

这位土尔扈特公主说,走在布鲁明顿的街头上的她,跟其他人并没有两样。

她说: “我穿着一般人的衣着,住在大学社区内,吃的是汉堡包、意大利面和烤牛肉。”

她说,当她拥有烹煮蒙古家乡食物的冲动时,她的两名十多岁的儿子就会看她一眼说:“妈,我们去麦当劳吧!”

没有人知道作为单亲妈妈和准博士的蒂娃宁波是一位蒙古公主,其家族传承可追溯到公元1200年左右的成吉思汗王朝时代。“这是另一个时代,另一个地点。”她在上周的访问中这么说。

然而,宁波的身世却跟她在布鲁明顿和在印地安娜大学学习有着密切的关系。

公元1200年左右,她的蒙古先人统治了史上最大的领土,领地范围包括亚洲多数地方,并从中国东部延伸及东欧地区。后来,位于俄罗斯和中国之间的蒙古地区落入不同部落首领手中。为了避开战事,居住在蒙古西部的宁波家族在17世纪初期迁移到俄罗斯中部,并在当地居住了约150年。公元1771年,许多蒙古人返回中国统治下的家园,170,000人展开旅程,只有70, 000人成功抵达。

在中国,宁波公主的祖父帕勒塔郡王被视为地位最尊贵的王子,而她的父亲清明王则是中国满清王朝承认的最后一位王子。然而,1949年中国共产党革命之前,清明王收到消息说,他若不逃亡,就会遭遇被杀的命运。

蒙古部族尽管接受了自己的领土已被其他力量主导的事实,却依然想要维持自治权。中国决定消除这些阻力,这意味着他将会把这些领袖一一剔除。

当蒂娃宁波公主跟家人展开一场艰苦,穿山越岭从中国到西藏,再到印度的逃亡生涯时,她才只有3岁。她说:“我们白天藏身洞穴和灌木丛中,夜晚才骑着骆驼赶路。”年轻的蒂娃公主被绑在骆驼背上,并被命令不准哭泣或发出任何声音。“我和哥哥并不知道我们正在逃亡。”她回忆说。

在西藏,达赖喇嘛给予这个家庭庇护,但在中国的压力下,他本身也必须逃离自己的家园。宁波公主说,她及家人在印度居住了几年,直到印度总理尼赫鲁告诉他们说,他们的存在造成中国的不快为止。宁波公主一家随后在台湾定居,她也在那里接受初中及高中教育。1966年,她搬迁到美国,与大批从俄罗斯迁至费城和新泽西的蒙古大部族会合。她在坦普尔大学取得学士及硕士学位后,前往全美唯一提供蒙古研究课程的印地安娜大学继续深造。

“我想要研究和教授蒙古文”宁波说。“我也想回去收集口述历史,再回到美国进行资料整理。”

她在1981年成功返回家园,拜访了蒙古最西部的地区准噶尔和她的出生地中国突厥斯坦。“那是一个十分落后的地区。”她说:“这地方的女性完全没有地位。”

尽管出生在统治者世家,宁波公主自小就学会谦虚。“我祖父说,‘你必须跟人民共同经历苦难,才能了解人民。’所以,我们不能认为自己比别人高一等。我的父亲决不允许人们向我们磕头。”

这种人生哲学部分来自土尔扈特族的信仰,他们笃信强调慈悲的西藏佛教。然而,宁波公主说,当她跟那些现居费城的旧派蒙古人(他们是不在1700年间返回中国的土尔扈特族的后裔,)相处时,她总是相当惊讶。“当我帮手做些什么时,他们总会说‘哦,你不能这么做。’这实在令我感到不自在。”她说。

“在费城,我依然必须遵从某种衣着打扮和行为模式来生活。”宁波公主说:“我必须根据人们想要的方式来生活。”

“在这里,我可以自由穿着,做自己想做的事。这里的人们喜欢我活出自己,而不是成为他们想要的样子。我喜欢这样。”

版权:HeraldTimesOnline.com 1989

 

我的母亲和外婆——蒂娃公主和母亲蒂倩明皇后

我和外婆蒂倩明皇后。她经常探望我,也很爱我。我们的关系十分密切,我非常想念她

我和舅父敏洪奎在台湾相见。他跟我分享了许多家族历史。他是我母亲蒂娃宁波唯一的兄弟

资料来源:http://ww.heraldtimesonline.com//stories/1989/10/01/archive.19891001.00fd6c7.sto?code=64fc1a4e-6bf8-11e4-9350-101f742c1d2e

 

请支持我们,好让我们能继续为你带来更多佛法:

请留意,若你身在美国,你所作的供养和贡献均可享有免税优惠。~tsemrinpoche.com博客小组

3个回应我母亲在《先驱报》的报导

与以下第三方的评论或博文相关的免责声明

请注意,凡由第三方在下方的评论栏所发表的评论或帖子,除了博客所有者和/或主持人特别提供的回复外,皆不代表本博客所有者和/或主持人的观点。 评论栏内的所有其他评论或帖文或任何意见、讨论或看法,皆不代表我们的观点,也不应被视为如此。 我们保留删除任何我们觉得具有冒犯意味的评论/观点之权利,但由于此类评论数量繁多,不删除和/或未检测到任何此类评论/观点并不意味着我们苟同同样的看法。

我们希望以下任何评论、帖文、意见、讨论或观点的发表者将为自己的表现负责任,不发表任何具毁谤性,或可能煽动和蔑视或嘲笑任何一方、个人或其信仰或违反法律的言论。

  1. […] 我还是个婴儿时,母亲就抛弃了我。我对她而言,是个耻辱,是个困窘。我的存在提醒了父亲对她的深深伤害,她不想要任何提醒。我分别被送给两个家庭收养…… 我对她而言提醒了她关于这份伤痛…… 对不起…… 许多年来我觉得自己不够好,所以无法像每个人那般获得一位母亲的爱……然而,我发现,我是值得被爱的,只是我的母亲没有发现这一点…… 我对她的爱不变。 […]

  2. […] 我母亲在《先驱报》的报导 […]

  3. […] 我母亲在《先驱报》的报导 […]

发表评论

最大文件大小: 2MB
允许文件类型: jpg, jpeg, gif, png

 

最大文件大小: 50MB
允许文件类型: mp4
最大文件大小: 2MB
允许文件类型: pdf, docx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必填项目

Blog Chat

BLOG CHAT

亲爱的博友们:

我设立这个栏目的目的是希望大家能在这里分享你对任何有兴趣事物的意见、想法和感受。

每个人都有各自看待事物的观点,所以这是一个专为你而设的栏目。

詹杜固仁波切


欢迎加入聊天室,跟大家一起共乐和给彼此鼓励和支持。到时见。


聊天室礼仪

为了让大家都能在聊天室享受一个积极、有趣和具有启发性的经验,请大家遵守以下几项简单的聊天室礼仪。请记得这是一个聊天室,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是聊天!请别让自己的讯息霸满整个空间,而不跟他人互动。

展开
友善

请记得那些跟你聊天的都是真正的人。他们的文化背景跟你不同,也许持有不一样的意见。尊重他们的意见,仿佛你们正面对面聊天,他们自然也会给予你同等的尊重。

耐心

让大家有机会回复你。耐心是一项美德。如果你等了一会,人们没有回应,也许是因为他们不知道问题的答案,或他们没有看到你的问题。你不妨再提问一次,或直接指名要某个人回答。不要因为别人没有回复你或无法回复你而感觉被冒犯。

切题

这是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的博客。请尊重这个空间。我们请求所有聊天室用户对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和他的克切拉团体保持尊重。

礼貌

避免使用可能冒犯其他人的言语或态度。如果有人对你表示不敬,你只需不去理会他们,而无需跟他们争吵。

请注意,违反守则者可能会被禁止进入聊天室。博客管理员有完全的禁止权。如果有人希望就聊天室中某人的行为提出上诉或投诉,请将相关聊天内容复制粘贴到我们的电邮care@kechara.com,并表明相关对话的日期和时间。

请让这里成为一个令大家可以轻松、有效交流的空间。

克切拉禅修林的最新消息

以下是克切拉禅修林计划最新的进程报告和图片消息。

克切拉禅修林是一个注重身心灵整体健康的禅修中心。这是一个让家庭和个人在大自然森林环境中找到宁静、灵感和充电的地方。在这里,我们矢志为下一代灌输如善良和慈悲等正面的普世价值,并以此回馈社会。

欲知详情,请点击此(英文)(中文),或浏览官方网站: retreat.kechara.com










仁波切的讯息

向下滚动查看来自仁波切的更多讯息。 点击放大图片。 点击“旧讯息”查看存档讯息。 使用'上一页'和'下一页'链接进行翻页。

使用此网址直接连接本栏目:https://www.tsemrinpoche.com/l/cn/#messages-from-rinpoche

直播视频集

更多视频

全球全球雄登人有话要说

来自欧洲雄登协会:


更多视频

来自藏族公开讲座:


更多视频

制作团队

构思: 詹杜固仁波切
技术: 廖君凌、贾斯汀李力、杨瑞强
设计: 贾斯汀李力、李诗莹
内容: 詹杜固仁波切、贾斯汀李力、陈稚鑫讲法师
作者: 罗胜彪讲法师
管理员: 罗胜彪讲法师、黄明贵

我必须感谢我的佛法博客小组,无论对我、克切拉或本区域的弘法工作上,他们都是一项伟大的资产。我很荣幸能与他们合作。这是我发自内心的话。也许我对他们表达得不够多,但我现在就想说:我非常感谢这组人!

詹杜固仁波切